大海深处的一条海带

五感·味觉④

大概是个系列,不过味觉能不能写完都另说。
韩文清就是个调酒师,张新杰是个品酒师,当然也品别的。
味觉系列cp韩张,薛定谔的cp是双花,处在一种既有又没有的状态,因此双花tag不会打,作者也不会承认它存在,虽然它好像确实存在。
我写我开心,挑刺者退散。错字应该没有,其他bug挑了我也不会改。
这是4吗好激动,我自己都以为我已经坑了。
以上。
——————————————

张新杰不是一个记仇的人,而且对于思维方式的不同也十分理解。如果他在与韩文清莫名其妙地争吵了一顿之后突然不再出现在那个小酒吧里,那么只能说明他是真的太忙了。

不过张佳乐不这么认为。他凭借多年乱点鸳鸯谱以及同为小给给的直觉认为韩文清一定是万年的铁树开了花了,并且对韩文清口嫌体正直的做法感到无比唾弃:“韩哥你看看你图的什么?把人家骂跑了吧?不来了吧?”

韩文清表面上八风不动,事实上内心也打鼓。他在扪心自问之后发现自己真的除了张新杰的名字以外一无所知。

张新杰要是真的不再来了,韩文清想,那也太操蛋了。

就像游戏里擂台场对面刚上你已经没蓝了,哪怕你有再多血也只能在满心不甘中打出一波GG。

韩文清不想GG,可他的的确确没蓝。

张新杰是临时被公司一个电话叫到国外去的。他很不喜欢这种情况,毕竟倒时差这件事情对于他的生物钟是一种折磨,不过对于能够锻炼自己的机会他还是很欢迎的。等他品评完那里一高档公司新研制出的酒品后又飞了回来。

飞回来时国内已经是上午,他虽然在飞机上补了一觉但还是很困,最后咬咬牙决定忍过去,尽早调回时差是正格。

张新杰害怕自己回家就会睡着,想着确实很久没看见过韩文清了,干脆去那个酒吧转转。没想到到了门口却吃了个闭门羹,酒吧卷帘门都放下来了,显然是没有开张。

不应该吧。他怔愣地站在门口想,他记得张佳乐有告诉他这里早晨七点就会开门的。

就在他思绪徜徉的范围不断扩大并且已经开始思考这家酒吧是不是倒闭了的时候,他听见身后有汽车的动静。

“咦,张新杰?”拉开车门下来的竟然是张佳乐,对张新杰的突然到访感到惊奇,不过他立刻垮了脸,“你来的不巧,我们这几天都不营业,韩哥他……”

张新杰敏锐地捕捉到张佳乐的这一停顿,心里涌起一丝很不详的预感:“他怎么了?”

张佳乐把钥匙插进卷帘门的锁眼里,伴着向上推开铁帘咔啦咔啦的巨大噪音,他的声音也变得含混不清:“他现在在医院。”

“怎么回事?”张新杰皱紧眉头追问道。

“就是,让人给拿刀捅了一下子,当时扎到胸口然后那刀捅到肺上了,反正挺危险的,病危下了好几张……哎总之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张佳乐晃了晃手里提着的东西,“这不我去他家帮他取牙杯什么的了吗,还有点米,我家和他家厨房都实在下不去脚,我就想着回店里做得了。”

张新杰抿紧嘴唇:“在哪个医院?”

“就第三医院,那儿比较近。”

“好,要不你把米给我吧,他那里没人看着也不方便。我可以做完给你们拿过去。”张新杰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

“信得过啊!”张佳乐高兴地把米往张新杰手里一塞,然后把钥匙也塞到他手里,“你可别忘了锁门啊!那我就先过去了,韩哥在206病房!”

张新杰拎着一袋粥赶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听见里面张佳乐和韩文清正在对话。

“你生意不做了?”

这是韩文清的声音,比以往更低沉了些。张新杰想着,伸手去敲房门。

“少开几天就少开几天吧,我又不是不给你发工资。”张佳乐说。

张新杰敲门的手停在了半空。

“那你让那些常客怎么办?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失去那些人?”韩文清可能是有些生气了,音量都忍不住增大了几分,紧接着他剧烈呛咳了起来,中间伴着踢里哐啷拽椅子的声音,可能是张佳乐起身去拍韩文清后背给他顺气。像是为了验证张新杰的猜测似的,张佳乐的声线里也夹杂着几分无奈:“我的祖宗哟,我是老板你是老板?我的店还用你操心?你好好养伤行不行?”

张新杰想,张佳乐原来就是那家酒吧的老板。他听过许多关于老板的传言,并且越传越过分,诸如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个亿万富翁,亦或是某神秘家族成员,总之已经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

张新杰敲了敲房门,终于推门而入。

张新杰脑子极快,表面上他思维已经跑了十万八千里,事实上当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张佳乐尾音还没完全落下。屋内空气似乎凝固了一瞬,韩文清是最反应不过来的一个,张新杰看到韩文清一脸惊讶也很吃惊,而罪魁祸首张佳乐嘿嘿一笑挠了挠头:“怎么样韩哥,我故意没告诉你的,够惊喜吧?”

惊喜你妈了个啵。韩文清想,操我刚刚咳得眼泪糊了一脸,也不知道蹭干净了没。

好在张佳乐迅速抛出了新问题:“诶,等下,我问句,你刚刚听到了多少?”

“我已经知道你就是酒吧的……”张新杰看了一眼张佳乐,没有把话挑明。

张佳乐拍了拍脑门:“哎对就是我,你有没有很失望?”

“还可以吧。我一向不太八卦。”张新杰回答。

“我跟你讲千万别到外面说去。”张佳乐反复叮嘱张新杰,看到他点头才作罢。紧接着他立刻吐槽道:“他们总说酒吧老板神龙见首不见尾,可我明明就在吧台给他们当小妹。”

韩文清神情古怪地瞥了张佳乐一眼。

五感·味觉③

大概是个系列,不过味觉能不能写完都另说。
韩文清就是个调酒师,张新杰是个品酒师,当然也品别的。
味觉系列cp韩张,薛定谔的cp是双花,处在一种既有又没有的状态,因此双花tag不会打,作者也不会承认它存在,虽然它好像确实存在。
我写我开心,挑刺者退散。错字应该没有,其他bug挑了我也不会改。
*吵架是感情的第一推动力
以上。
——————————————

张佳乐指天指地好一通发誓,换来韩文清的白眼一个:“赶紧走,不回家了你?”

“哎,回!孙哲平今天下班早,这次难得他等我,不用我独守空房。”张佳乐忙不迭回应,“话说韩哥你真不打算找一个吗?你那大房子住起来真不会孤单寂寞冷?”

“我没时间孤单寂寞冷,连房租都快交不起了。”韩文清冷哼一声,“你见哪个温饱都解决不了的正常人感慨孤独?”

张佳乐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发觉自己这两天感到尴尬的频率居高不下:“要不你……真别继续在这干了,小破酒吧收益不好,我……”

“算了吧。难道你舍得?”韩文清反问。

张佳乐当然不舍得,韩文清调酒就像做艺术品一样精美,在旁边能看上一眼都是享受。

“那要不你换个小点的房子租。”张佳乐摆摆手制止韩文清的话,那都是老一套了,“我懂我懂。但你也别总想着这是你家老房子,卖都卖出去了,租回来也没什么意义。我觉得你还是别太委屈自己……”

“先租着。”韩文清还是固执,“真租不起了再说。”

张新杰又去了几次那家小酒吧,他平时特别忙,每次去都要把工作时间压缩再压缩,强度就会变得很大,甚至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味觉都会因此受损。这太疯狂,太不符合他的计划,也太不像他了。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好感的源头来自那两个酒保之一。他仔细分析了许久,确定自己对那位很健谈很活泼的酒保没有任何想法,但他却也想不明白那个成天冷着脸的酒保有哪里好,自己为什么会看上他。

要论调酒技术,色彩搭配漂亮是漂亮,可未免有些太华丽了。按照自己的性格是不应该喜欢这种风格的。

无论怎样,总该去找他聊聊。张新杰让他分析配料极其娴熟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他到现在为止也只知道了张佳乐的名字,那人的信息一概不知。

两个人的对话也少得可怜。
“点么?”
“尝尝你的新创作。”
“哦。”

对话就此打住。然后张新杰就会看到一杯酒从那人手里调出。虽然那人长得还挺粗糙,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手十分完美,虽然跟白净细嫩完全沾不上边,但又很协调很好看。

想做就做。张新杰抿了一口酒给自己壮胆,走近吧台,抬起头看着韩文清:“你叫什么名字?”

韩文清视线在他身上扫了一圈,心想这人怎么搭讪都站得笔直,也不嫌尴尬。

“韩文清。”

张新杰想,没有拒绝回答,这算不算一个良好开始?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我叫……”

“张新杰。”没想到韩文清突然打断了他接过了话茬,“你叫张新杰。我知道你叫什么,你上电视的时候底下写得清清楚楚,不用你给我介绍。”

张新杰想,去他妈的良好开始。
当然他面上岿然不动,完全没有表现出什么。他只是想想而已。

张佳乐正被人缠着调酒脱不开身,也不知道长了多长的耳朵,百忙之中还扯着嗓子咦了一声:“韩哥,你不是名盲症吗?我这么大众的名字你都记了半年才记住,怎么……”

一块抹布劈头盖脸砸下来,张佳乐大喊了一句我靠,老母鸡护小鸡仔式搂住了那份未完成的酒:“韩文清你这是要谋杀啊!”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韩文清说,“还有,我目测你至少三天没洗头了,帮你擦擦。”

“放屁!”张佳乐自知理亏,哼唧了一下,“我昨天刚洗的,只不过今天早上抹了发胶。”

长发抹发胶?张新杰的思绪不自然的就跟着那两个人飞走了,随即意识到自己是来搭讪的,这未免有点太失败。

他绞尽脑汁想了片刻,又喝了一口酒再次开口:“……你的酒并不好喝。”

虽然说的是实话,但张新杰说完才意识到这句话可能会起什么反作用。

果然,韩文清一脸莫名其妙地瞅了他一眼:“那你去张佳乐那儿点呗。”

“不是。”张新杰又向前迈了一步,离吧台更近了些,“我是说,你有一些太过于注重酒的外观了。可是我认为,既然酒是给人喝的,那么口感永远是第一位要考虑的因素……”

“哦,那要调酒师干什么?如果不是追求这一份漂亮和华丽,有什么必要用透明杯子装酒?有谁是来酒吧点一杯情怀的还是怎么的?”

五感·味觉②

大概是个系列,不过味觉能不能写完都另说。
韩文清就是个调酒师,张新杰是个品酒师,当然也品别的。
味觉系列cp韩张,薛定谔的cp是双花,处在一种既有又没有的状态,因此双花tag不会打,作者也不会承认它存在,虽然它好像确实存在。
我写我开心,挑刺者退散。错字应该没有,其他bug挑了我也不会改。
竟然有②了。
以上。
——————————————

张新杰垂下眸,没把自己上完节目后连喝了一整天白粥才冲淡嘴里的味道这件事说出来。

张佳乐突然咣地把车钥匙往地上一掷,扔完自己也吓一跳,赶紧把钥匙捡起来。心疼得要死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毕竟他自认为刚刚动作还是挺帅的:“大神帮个忙呗!”

张新杰看着他肉疼的表情很想笑,但又不好意思嘲笑这位刚认识没有两分钟的人,于是他抿了抿嘴唇强压下笑意:“什么忙?”

“走走走,我带你喝酒去!”张佳乐拽着张新杰就往外走。韩文清挑了挑眉毛,看着张佳乐火急火燎地出门右拐,恍然了一下,淡定地把柜台收拾好,把卷帘门放下,熟门熟路地摸进了隔壁酒吧里。

张佳乐果然就在吧台前,一头长发束起来,小辫子的发尾染了一抹酒红色,随着他的动作一起雀跃着,洋洋得意的样子:“怎么,王老板生意不打算做了吗?怎么这么大一个酒吧连酒也不卖?”

酒保却不太买他的账:“王老板说了,不卖给你酒。”

张佳乐嘿了一声:“明明是你们先不仁的,现在还怕我们不义了吗?当初跑我们酒吧偷师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怕了?”

果然还是因为这件事。

“张佳乐。”韩文清叫了他一声,“算了吧。”

“能算吗?当初那款酒你研究了那么久,怎么能轻易地算了!”

“卖给他。”一个胖胖的人走出来,一看就是个大老板,“下次让你们老板亲自来找我,我奉陪到底。”

“还真不用我们老板亲自出马。”韩文清说,“我们这些游兵散卒就足够收拾你的了。”

说话间,酒保已经把张佳乐点的酒拿上来了,张佳乐自己取了一杯先喝了一口,另一杯递给了张新杰:“你尝尝,他们店里的特色酒。”

韩文清总算是知道张佳乐打的什么算盘了,张新杰看起来也有些犹豫,低下头和张佳乐耳语一句:“不太好吧。”

张新杰的动作韩文清看在眼里。韩文清颇为欣赏他的聪明,在这样隐晦的局面下竟然能立刻判断清楚形式。

“尝尝尝尝,我又没让你说什么。”张佳乐也低声回了张新杰一句。

张新杰抿了一口酒后,张佳乐夸张地叉腰大笑:“哈哈哈,你们完了!你们引以为傲的秘密配方全都让他尝出来了。知道这个人是谁么?最著名的品酒师!什么酒的配方是他尝不出来的?”

张新杰眼皮跳了跳,最著名的品酒师,也就是眼前这个人敢闭着眼睛胡诌了。他的确相信自己能成为很成功的品酒师,但知名度这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他只想本本分分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王老板不愧是久经尔虞我诈的生意人,不以为然:“小酒保同志,你以为从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来吓唬我们就能有用了吗?”

张新杰看了看张佳乐,张佳乐此时正用一种祈求的眼神望着他。张新杰又转过头去,清清冷冷开口:“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在葡萄酒中加了些樱桃一起发酵而成。樱桃的配比高一些,所以口感较一般葡萄酒偏甜一些,少了点葡萄酒的醇厚,多了些樱桃的甜,总体来讲味道还不太突兀,旁的人尝不出来也很正常。不过我建议你们下一次不要选紫红色的车厘子,普通的樱桃就好,有条件的话雷妮车厘子也不错,加进酒里口感偏清甜爽口一些。像这一杯里面,加的应该是宾莹或者霖宝,显得太过甜腻,没有起到中和葡萄酒酸味的作用不说,还有些喧宾夺主了。”

王老板早就听傻了,半晌一个字也没吐出来。韩文清也是第一次现场感受这种特异功能,感觉冲击力也要更大一些。许多人研究许久的这种酒的秘方,竟然被他轻巧地点破了。

“不过,应该在酿造方面还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吧,这个我就无从得知了。的确樱桃的涩味去除得很干净,很好喝,也不愧是招牌酒了。”

半个小时前,张佳乐雄赳赳气昂昂地拽着张新杰走进去,半个小时后,张佳乐雄赳赳气昂昂地跟着张新杰走出来。和张新杰挥别时,张佳乐千恩万谢,还承诺他可以随时来喝酒,免费喝都可以。

当然,半小时前韩文清就是让他俩遗忘了的,半小时后仍旧被他俩遗忘了。不过他是个成年人,倒也不至于走丢。

张佳乐坐在车里,一边打火嘴也不停着:“太爽了,老韩!你看到王老板那脸色没,给你报仇了啊!”

没回应,张佳乐回头一看,副驾驶空空荡荡。

“卧槽!!我忘记告诉韩哥我车停哪儿了!”

五感·味觉①

大概是个系列,不过味觉能不能写完都另说。
韩文清就是个调酒师,张新杰是个品酒师,当然也品别的。
味觉系列cp韩张,薛定谔的cp是双花,处在一种既有又没有的状态,因此双花tag不会打,作者也不会承认它存在,虽然它好像确实存在。
我写我开心,挑刺者退散。错字应该没有,其他bug挑了我也不会改。
以上。
——————————————

“诶,韩哥,你说这是真的吗?”张佳乐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穿过酒吧天花板投射下来乱晃的光线投向韩文清。

韩文清腰板挺得很直,左手握着一个杯子,右手一抖手腕将滚珠哗啦啦倒进去,紧接着他左手把那高脚杯一推,右手顺从地接过并让它在手腕上绕了一圈才放到吧台上:“什么真的吗?”

张佳乐又抬头看了一眼墙面上挂着的电视,电视里一位戴着眼镜的青年正拿起筷子夹起一注菜放进嘴里。他看了一眼韩文清,韩文清此时正用单手撬瓶盖,大拇指一推,多少人用瓶起子开都略显坚硬的瓶盖应声而开。

“就……哎还是算了,你先调着。”

韩文清也没理张佳乐的纠结,手下动作依旧行云流水,他把冰块投入杯子里,把杯子递给吧台前等候的人:“给。喝之前晃一下。”

那人接过杯子,晃了晃,杯中的小珠子立刻就被冰块挤压得爆裂开来。霎时间整个杯子中酒的颜色都变得五彩缤纷。但它的颜色却没有混在一起,而是变成了一层一层,每层之间又显得十分协调。

“真好看,新创作?”张佳乐已经蹭到韩文清身边,趁没人点酒,指着电视上尚未播完的节目给他看,“哎,你真应该上这节目,你的颜色搭配能力绝对够格。”

韩文清抬眼瞅了瞅,是个挖掘人类特异功能的栏目。

“开这种玩笑有意思么?”

但是他的目光却没有立刻从电视上移开。电视上那个青年刚把菜放进嘴里就立刻掩住了嘴,被镜片遮住的眼睛里流露出的神情有一丝痛苦。

节目组后期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立刻蹦出一个巨大的文字泡:到底是什么“美味”,让他露出这种表情?!

那个青年低下头过了好一会才开口:“拌芹菜,配料有芥末三汤匙,盐两勺,魔鬼椒……”

他抬起头,抬起掩住口的手比划了一下,大概有一拃长:“这么长一根,剁碎加进去的。”

主持人还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半晌看他没再开口才意识到:“没了?”

“没了。”那个青年说。

“啊哈哈,这个配料还真是善良哈,只有三样,这么简单。”主持人有些尴尬,“那么加入的顺序?”

“先是盐,然后是芥末,最后是魔鬼椒。”青年站得笔直,“而且,切辣椒的时候没有戴手套。不会辣手吗?”

镜头立刻就切给了底下的评委兼出题人,果然有一位听了这句话之后下意识地搓了搓手。

这次后期倒是没搞什么大文字泡的幺蛾子,而是加了一个画外音:“那么,他说得到底对不对呢?”

然后他们背后的大屏幕上就开始播放评委放调料时候的录像。画面上果然是那个搓手的评委,他看着一小碗芹菜犯了愁:“我不会做菜啊。”

观众大笑。

“啊,什么,可以拌凉菜吗?”听了旁边导演的提醒,他拿起了一罐盐,“呃,反正肯定是要加盐的。”

两大勺。韩文清看着都觉得嘴里开始咸得发苦,那人却似乎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又往里加了三勺芥末,然后拿起来一根青色的辣椒。节目组也还算是贴心,手套就摆在桌子上,但那人果然没有戴手套,直接抓过辣椒就开始切,刀功也是不敢恭维,一块大一块小的。切时辣椒汁抹到手上,他还尝了尝:“真辣。”

片段结束。

“哗——”台下掌声雷动。

“真厉害。”主持人说,“你猜顺序的过程前面几轮都已经给大家揭秘了。那么我想问一下,我相信很多观众朋友们也有跟我一样的疑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位评委切辣椒的时候是没有戴手套的?”

那个青年沉思了一会,开口:“因为辣椒上面有他的护手霜的味道。”

“靠,太邪乎了吧。”张佳乐忍不住出声吐槽,却发现韩文清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喂,难道你觉得是真的?”

韩文清终于搭话了:“如果是真的,那就太过分了。”

“对吧,你也觉得过分了吧!”张佳乐说,“哪会有人有这么强大的味觉?我觉得八成就是请的托儿或者提前演练好的,是不是下一秒就要公布那人擦手油的牌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韩文清终于舍得把视线移开,“我是说,如果这个人真的有这么敏感的味觉的话,那个评委太过分了。”

张佳乐一怔,他脑子转得快,很快就意识到:“也对,这么一小碗芹菜,三勺芥末两勺盐还加了那么多辣椒,正常人吃着都很痛苦,他吃了不会废掉吗?”

“废不废不一定,反正肯定有损害。”韩文清又看了电视屏幕一眼,摇了摇头,“胡闹了这真是。”

“能给我来一杯清酒吗?”

韩文清已经按灭了酒吧大部分的灯,在他伸手要去按最后一盏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他于是转过身来:“要哪种?”

面前学生样的青年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最淡的那种就好。”

韩文清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不会喝酒还来装模作样的学生娃他见得多了。他打心眼里瞧不起这种人,不过他也没必要呛人家一嘴。韩文清心不在焉地拿起酒瓶,指肚掐上酒盖子时却感到一阵刺痛,低头一看手指头已经划破了。他愣了半秒之后,下意识地把酒瓶放到牙下面想嗑开这个不听话的盖子。

“等一下。”韩文清被那个青年叫住,“你……”

韩文清突然惊醒。他在做什么?真是脑子短路了才会直接上牙。这叫什么事儿。韩文清一边想着一边转身从吧台里捞了一个瓶起子,咔嘭一声把瓶盖弄掉,吨吨吨倒进杯子里,兑水。

张新杰认为,自己可能是又一次被认成学生了。具体表现为,到酒吧要了一杯酒,酒保递给他一杯啤酒兑上白开水。

他强忍着没有说什么,但是稀释太多倍的啤酒对他的味觉是一种摧残。张新杰喝了半杯之后,把酒杯放到吧台上,直视酒保一字一顿地说:“下一次这样的杯子放啤酒,只需要加三十毫升水就足够了。你加了大概一百毫升,麦香味已经被冲得七零八落。”

韩文清还在整理刚刚找瓶起子被翻乱的柜台,头也不回地说:“是吗?可我觉得这个颜色在这个灯光下刚刚好,挺透亮的,少加水的话就显得太暗了。”

张新杰于是真的端起杯子看了一眼。确实很漂亮的琥珀色,在仅剩的一盏灯下折射出剔透的光。

“韩哥你磨蹭什么呢?”张佳乐从门口冲进来,手里还攥着车钥匙,一看就是刚熄了火从车里下来,“还回不回家了?我送你啊!”

他看到店里有客人,朝着那人的背影大喊了一句:“打烊了打烊了,我们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

张新杰从兜里掏出钱包结了账,转身欲离开。张佳乐却在看到他的脸时咦了一声:“你不是那个,电视上的?就那个……尝菜的?”

张新杰精准的步伐顿了一下,少迈了五厘米,端详张佳乐片刻,点了点头:“嗯。我还以为那个节目不会有人看。”

韩文清瞅了张佳乐一眼。

张佳乐讪笑着摸了摸鼻子:“我承认,十大最烂的综艺之一,收视率完全够不上平均线。但是你那期还是挺好玩的呀,吃芥末什么的。”

“还是算了。”张新杰的声音冷了冷,“如果我知道他们是靠让我做这些来博人眼球,真的算了吧,没有下次了。”

“所以说你那个是真的吗?”张佳乐一听他的语气,激动了。

“是真的。”张新杰说。

“哇,都是真的?这也太玄学了吧!怎么做到的?”

“不对。抱歉,不都是真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魔鬼椒的长度,我说长了三分之一。但是后来放出来时把魔鬼椒的特写裁掉了。”

“啊?”张佳乐挠头,“这,这误差也不大吧!”

张新杰轻轻摇了摇头:“很大了。是我的问题,我平时不吃那么辣的东西……一时没有接受。”

“你那期我也跟着看来着。”韩文清突然插话,“是他们过分了。”

#你所不知道的张新杰

1.张新杰最开始玩荣耀就是随便玩玩,并没有想过要加入什么战队。

2.张新杰从最开始选职业就是牧师,因为听说奶妈很容易组队,不会被人嫌弃。

3.张新杰当时以为奶妈的重点是奶。

4.之后张新杰发现野奶也不是那么好组队的,特别是因为他还选了个奶爹。

5.于是张新杰提前打好了一大段草稿,措辞诚恳表达清晰,进队就粘到队伍频道以示自己有多想加入他们。

6.然后更容易被踢了。

7.张新杰最开始的名字叫千年见,是个草药名,因为他觉得治疗配草药是完美的。

8.那个时候张新杰还不知道中草堂。

9.等张新杰知道的时候,他已经被拉进霸气雄图并被重点看护了。

10.同时张新杰就这么错过了本地战队虚空。

11.其实张新杰是被忽悠成职业选手的。

12.但是忽悠张新杰那人的说辞没有打动他,是他自己把自己忽悠动心了,然后成功地把父母也忽悠动心了。

13.所以说张新杰其实是大忽悠选手出身。

14.张新杰第一次见到韩文清的时候没有被吓到,因为他觉得韩文清长得很对称,在第一印象上对自己的队长很满意。

15.张新杰在青训营的时候,一共是十三个学员。两人一组他耍单,三人一组他耍单,四人一组他耍单,六人一组他耍单。

16.张新杰最喜欢五人一组,这样还能有两个人陪着他。

17.张新杰检讨自己应该和别人打好关系,可是训练时候不让说话,吃饭时候他自己不想说话,训练结束别人都出去玩了,他该睡觉了。

18.张新杰发自内心的喜欢成为一名正式职业选手。

19.因为这样就有固定队了。

——完——

改了两张表情包玩,无聊的产物。

【双花】元旦

QQ聊天记录体。
时间轴……大概第十一赛季?
乱写系列,不走心。

[再睡一夏和百花缭乱的聊天记录]

01-01 19:00
百花缭乱:嗳嗳,孙哲平!你们庆祝完没有!

01-01 20:05
再睡一夏:嗯,刚完事儿

百花缭乱:这么晚?聚餐来着?

再睡一夏:早吃完了,又疯了会

百花缭乱:说起来,你们义斩这次有没有元旦抽奖活动啊?你抽到什么了?

01-01 20:28
再睡一夏:刚刚把他们打包送出饭店去了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你竟然没醉,奇迹

再睡一夏:我没喝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再见]

01-01 20:30
百花缭乱:所以你到底抽到什么了

再睡一夏:哦,也没什么,就是个手机

01-01 20:36
百花缭乱:靠!我刚刚把手机扔出去了!电池都摔出来了!

百花缭乱:[拍脸哭1.jpg]

再睡一夏:瞧把你吓的,要不要把我抽到的手机给你?反正我留着也没用

百花缭乱:呸!我那是手滑!你抽到什么手机?诺基亚还是老年机?

再睡一夏:想太多,诺基亚是想买就能买的到的?

再睡一夏:iPhone X

百花缭乱:靠!土豪!

百花缭乱:特等奖吧?

再睡一夏:没,最不受待见奖

百花缭乱:???

再睡一夏:大家都有手机,多一个也是浪费

百花缭乱:土豪你好,土豪再见

01-01 20:41
再睡一夏:你呢?

百花缭乱:别说了。搓澡巾。生气到说话都带句号。

再睡一夏: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应该习惯吗?

百花缭乱:孙!哲!平!

01-01 20:45
百花缭乱:对了,我们奖品还有手办,百花缭乱的手办巨好看

再睡一夏:嗯,然后呢?

百花缭乱:然后被韩队抽走了。

再睡一夏:你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百花缭乱:据说我们经理,是想活跃一下战队气氛。

百花缭乱:但是,好歹很实用啊!

再睡一夏:哦……比如搓澡巾?

百花缭乱:[拍脸哭2.jpg]

百花缭乱:大哥我们能不提搓澡巾不?

01-01 20:53
再睡一夏:老是拍脸,你再拍出血来

百花缭乱:诶?你怎么知道的?

百花缭乱:[拍一脸血.jpg]

再睡一夏:……

再睡一夏:就是觉得,以你的智商,也就是发发这种表情包了

百花缭乱:滚蛋!!!

【双花】穿越

短打,一发完。
虐不虐要看虐点,我觉得挺甜的。
确实是个小号,不过大号也没什么名气。
以上。

孙哲平是在和楼冠宁打指导赛的时候失去知觉的。
再醒来时,他坐在一台很老式但是很眼熟的电脑前,屏幕上的光明明暗暗的晃动着,但并没有吸引他的心神。
孙哲平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面前的鼠标和键盘,紧接着,他看向主机。
他确定这是他十年前的电脑。
他的目光终于投向了显示器屏幕,屏幕上是熟悉的荣耀界面,只是较现在的略有差别……
等一下!
孙哲平握住鼠标,光标稳稳地指向面前还剩一丝血的弹药专家头上的ID,由于太过于不敢相信,他的手指都下意识的蜷曲了一下。

百花缭乱。
他控制角色环顾四周,发现西部荒野入目皆是狼藉。
这是……八年前?

孙哲平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不由得他不接受。
其实也还挺好的,现在穿越到了正值当打之年的时候,如果能够改变些什么,也不算白来一趟。

“喂,你技术挺好的,要不要和我一起组一个组合?”孙哲平回忆着八年前的话,因为时间太久远,不可能做到一丝不差。
沉默,回答他的是沉默。
孙哲平耐心的等着,他知道这个邀请有些突兀,对面惊讶也是正常。紧接着他听到张佳乐问:“你是谁?”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孙哲平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下,这种感觉就像遇到了一个失忆的朋友,明明你认识他,却不得不一本正经的重新介绍自己一遍。
“战队叫什么呢?”孙哲平问。
“……双花?”
“好。”孙哲平答应了。他突然想改变些什么,他要篡改命运的轨迹,那就篡改彻底些好了。
“不太好。”孙哲平听见张佳乐的声音脆生生的,“双花怎么够,叫百花吧!”
孙哲平“嗯”了一声,他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些东西,只是他不愿意再想。

二赛季一整个赛季,孙哲平都试图改变百花常规赛的排名,但是他发现,这是徒劳的。
二赛季的季后赛,百花对霸图,赛场上只剩下他,张佳乐,还有韩文清。孙哲平没有在公共频道发消息,只是在队内频道发了一句:不要轻敌。
张佳乐回:明白。
然后孙哲平操控落花狼藉冲上,崩山击起手,百花缭乱紧跟在身后,光影铺天盖地的笼罩而来。

好强!
这是孙哲平与韩文清交手时的感觉。
怎么这么强!
这完全是一种压倒式的强大,这种强大是不应该存在的,孙哲平和韩文清也没少交过手,他的水平如何孙哲平太清楚不过了。
现在韩文清的水平,已经可以说是bug般的存在了。
落花狼藉倒下,紧接着,百花缭乱被贴身,血条清空。
全场哗然。他们都以为韩文清必输无疑,甚至对百花双核的小心谨慎嗤之以鼻。未曾想韩文清竟突然爆发,转瞬间,百花的两个角色都已经倒在地上。

然后,如此强大的韩文清,并没有一直保持下去。孙哲平知道霸图接下来要对战的是嘉世,而且最后团队战韩文清要面临的是大漠孤烟对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孙哲平毫不怀疑,如果韩文清继续保持那个水平的话,他可以做到一挑二。
但是没有。韩文清被干净利落的解决了,比韩文清解决他们两个还要利落。
孙哲平终于明白了什么。
但他没有放弃。
他不信命,他要闯,哪怕闯得头破血流,也要闯出些不一样来。

三赛季,亚军。
四赛季,止步八强。
五赛季,手伤发作。

无论他怎么努力,名叫“命运”的这棵大树,都丝毫不顾园丁的期待,只是朝着它既定的生长方向,伸出它浓密的绿油油的枝条。

退役的前一天晚上,孙哲平和张佳乐在百花外面的那条街上走。
k市的天气一直是温暖的。
“我要退役了。”孙哲平听见他自己的声音这么说。
“嗯。”张佳乐应了一声,声音有点颤。他深吸一口气,扯出一个笑,“今天早晨经理跟我说了。”
孙哲平突然感觉嘴里发涩,就像冷不防的咬了一口没熟透的柿子皮儿。心脏在胸腔里乱撞,撞得他筋疲力尽。
他脚下一抹,拐进了一家小卖部。
张佳乐就站在门口,看着孙哲平进去,又出来。
他手里拿着一包烟,还有一只打火机。
张佳乐抽了一根出来,孙哲平也拿了一根。
两个人就这么叼着烟,谁也不点上。
因为谁也不会抽。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看着。

孙哲平忽然笑了。他把烟狠狠地掷在地上,用鞋跟碾碎。
张佳乐也在旁边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笑着笑着,张佳乐捂住脸,声音闷闷的。
“你说孙哲平和张佳乐要给百花拿个冠军回来。”
“你是个骗子。”

孙哲平走的那天,张佳乐到机场送行。孙哲平经过检票口,递票。

张佳乐不能再送了。

孙哲平听到身后张佳乐的大喊声,在嘈杂的人声中格外清晰。

他喊:“孙哲平!十赛季!我等你回来!!”

孙哲平刹住脚步,他想回头,却被人流推着前进,等他终于能站稳脚跟的时候,张佳乐已经被人群淹没的看不见了。
孙哲平掏出手机,发现手机上是张佳乐的一条短信。

“孙哲平,我觉得我们两个应该是一样的,我们应该都是来自未来。从第一次见到你,我说战队叫双花吧,你说好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你了。以前你训练完之后从来没有过做放松手指操的习惯,二赛季对韩文清你也没有轻敌……可是这些都没用。你发现了,但你还在努力。于是我也跟你一起努力。”
“你还是那么固执。”
“直到昨天,你去小卖部买了包烟,我才真正敢确定你跟我是一样的。”
“那又怎么样呢。”
“但是我不会放弃,我说了,第十赛季,我等你回来。”

孙哲平脑子里嗡的一声,什么都没有了。
张佳乐是个很好的演员,也是个敏锐的观察者。
他只是没有想到,命运给他们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人,都被迫一直走在命运给他们搭好的独木桥上。
早就知道结局而才去经历的过程,实在是太残忍。

现在,他离开了,而张佳乐,却要在明知道通向深渊的独木桥上一路走下去,然后,义无反顾地纵身跃下,摔个遍体鳞伤。

他想起了两个人游戏里第一次见面,张佳乐说,双花怎么够,百花吧。
他一直以为这是命运给他们的枷锁,不论怎样,他和张佳乐的战队只能叫百花。
现在想来,这只是张佳乐的执念。
张佳乐想要冠军,冠军对他来说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而张佳乐最大的心愿,是想给百花一个冠军。
可是他没有做到。
而且,命运还在扼着他的喉咙,逼迫着他相信他做不到。

孙哲平立刻转身往回跑,同时,一条信息从他手指尖滑出。
“别走,在检票口等我,我回来了。”

再疯一把,陪你。